·2017-7-26 公 告
·2011-12-14 苏州东吴博物馆邮箱dwbwg2011@163.com
·2010-12-16 东吴博物馆网站已开通,欢迎访问。
 
  首页 展馆介绍 参观指南 馆藏鉴赏 收藏鉴赏 教育园地 在线咨询 文博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详情
收藏鉴赏家陈凤九
信息类别:文化研究  发布日期:[ 2014/12/3 9:37:35 ]  选择字号【 】  收藏本文
文/张文献
摘自: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主办的《瓷粹》
 
作者江苏省吴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理事,现为苏州东吴博物馆馆长助理。
他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拥有无数个美丽的头衔;他的企业在他的老家丹阳、镇江堪称服装行业的龙头老大,企业的员工有二千多人。然而,谁也没想到,二年前,他毅然告别了自己白手起家,苦心经营了三十多年的企业,带着自己悉心收藏的几千件文物,举家迁至苏州;在苏州的城西开发区创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博物馆。
    他叫陈凤九,一位谦和的收藏大家。他说,在来苏州之前,尽管有许多地方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最终之所以选择苏州,是因为这里的文化底蕴深厚,这里的领导真诚热情,目光远大;也许还有他小时候跟随父亲来过苏州几次,苏州在他的童年记忆里有一段无法割舍的情怀。让他感动的,是这里的领导会把他像朋友一样对待;在前前后后近三年的考察、磨合期间,他们曾经无数次到丹阳登门拜访,每年他生日时,便带着一帮朋友给他过生日;细微之处足以感天动地。
    的确,从一位叱咤风云的企业领军人物,一下子蜕变成一位敢于坐冷板凳,潜心轧入博大精深文物世界里的博物馆馆长。这种决择,对于陈凤九先生来说是疼痛的。然而,对于自己三十多年来,从喜爱文物、收藏文物、研究文物、捐献文物,最终能够在美丽的苏州寻找到一个美好的归宿,这也是他所期盼的。但是他也明白,如果没有企业作为他收藏之路上的经济保障,也不可能成就他今天收藏的丰硕成果。因此,这种沉重的疼痛也只有他自己来承受,真是浴火重生。
回顾陈凤九三十多年的收藏经历。陈凤九告诉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他的一个小学同学负责一个砖瓦厂挖土,无意间出土了一批汉瓶汉罐和两晋越窑青瓷;当时的人们对收藏的概念丝毫没有,总认为这种来自墓穴里的东西会给人带来晦气;一般情况下,便是当场砸烂。陈凤九得知这个消息后,心想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不可再生产的宝贝呀!砸烂了实在太可惜,立即表示愿意出一点钱买下来。临走时,还关照这位小学同学,以后碰到这样的东西他都愿意出钱买下来。他的这一举动立即在他的家乡传开了,以后便经常有人上门来向他兜售这些来自工地上要被人砸烂的破破烂烂。
    当时的他,只是对这些神秘的东西充满着好奇;要弄明白这些东西,不禁让他迷惑起来。为了弄清这些迷惑,陈凤九走上了一条漫长的探索和求知的收藏之路。
    1985 年,陈凤九得知扬州一位老先生家里有四把青铜宝剑,有人说那是春秋时欧冶子铸造的,又有人说那是干将莫邪夫妇铸造的,甚至还有人说那种宝剑能见血封喉。尽管,在宝剑上能看到几个铭文,但当时的陈凤九根本不知道上面的文字写些什么,他被这四把宝剑的传奇故事所吸引。开始时,老先生不愿意转让;陈凤九没有放弃,一有机会便去扬州老先生家里问寒问暖;他三顾茅庐的精神打动了老先生,但老先生开出4500 元的价格。在当时“万元户”还是“稀罕物”的年代,4500 元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当时人民币还没有100 元的面值,全是10 块头,好几百张铺了半桌子。老先生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数钱时手一直在发抖。
    回忆20 多年前的情景,陈凤九仍记忆犹新。为了解读宝剑上的铭文,陈凤九经历了一番周折。在与一些同道藏家的交流中,很多人对铭文的含义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在这种种不同观点的解释中,陈凤九自己也学到了不少知识,同时他从书本中汲取知识;渐渐地感觉到这几把剑的来历非同小可。
    直到有一年,他带上其中的一把宝剑参加中央电视台的《鉴宝》栏目,权威专家明确地告诉他,此剑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所用的青铜剑。根据史料记载,当时越王有九把佩剑,剑上所铸的铭文是“越王鸠践 自作用剑”。后来,此剑被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鉴定为国宝级文物。而另一把也被权威专家鉴定为越王州勾的佩剑。州勾是越王勾践的曾孙,公元前448 年至公元前412 年在位,执政37 年,是几代越王中在位最长的国君。
    如今这两把宝剑都入藏在苏州东吴博物馆里,成了该馆的镇馆之宝。陈凤九指着橱窗中两把寒光闪闪的青铜宝剑对我娓娓道来。
    如果说,收藏青铜剑是陈凤九收藏道路上一个里程碑的话;那是他对这些文物的痴迷和执着。那么对于青瓷神兽尊的收藏,是他眼力、魄力、财力的一次综合考验。他说,为了收藏这尊越窑青瓷尊,他卖掉了一幢别墅。
    也许是生活在吴越之间的缘故,陈凤九对越窑青瓷的钟爱,让他的青瓷藏品在全国独树一帜。难怪几位浙江青瓷收藏家看了他的青瓷后,赞不绝口:“越窑青瓷出在浙江,想不到在苏州能看到如此震撼的藏品。”的确,为了收藏一件精美的青瓷,陈凤九可以把自己毕生的积蓄都投入进去。
    有一年,在一位买家手里看到了一件西晋青瓷熊尊。其体型比南京博物院收藏的那件出土于宜兴周处墓的神兽尊还要高大;此熊尊集雕刻、堆塑、模印、刻划、贴花等装饰工艺于一身,造型奇特,制作精细、釉色莹润、装饰精致,是南方青瓷工艺的杰作,是代表了当时瓷器制造的最高水平。面对如此青瓷神兽,陈凤九能不心动吗?当时买家竟开价60多万元,可是自己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为此,他果断地把一套300 多平方米的别墅卖掉,换来了41 万元现金;又四处举债近20 万元,终于成功拿下了这件宝贝。
    正是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陈凤九的收藏才会如此辉煌、如此灿烂。不久前,这件青瓷神兽尊,被中国古陶瓷学会的几位权威专家一致推荐为一级文物,也就是国宝级文物。当然,在东吴博物馆里,专家们推荐一级文物的还有好多件。
    陈凤九除了向我讲述他的青铜器、青铜镜、青瓷的收藏外,还自豪地向我介绍他的历代石雕艺术品收藏。他指着一尊体型硕大的南朝大辟邪说,这种石雕是有灵气的。
    我知道这尊南朝辟邪有过许多不寻常的经历。去年南京的一张报纸对于这尊辟邪作过整版介绍,相关专家对它的来龙去脉还作过探索性的发言。报纸出来后,谣言四起,有人说陈凤九为了这尊辟邪人都跑了,又有人说陈凤九被公安部门关起来了。
    这种空穴来风,真让人哭笑不得。倒是两年前,陈凤九收藏的数千件文物从丹阳迁移苏州时,是到公安部门办理过出城手续的;而且,在搬运这尊南朝辟邪时,为了安全保险起见,还动用了武装警察。浩浩荡荡的搬运队伍,足足用了二个月的时间,其规模简直就如抗战时期故宫文物南迁一般。
    我知道,陈凤九每天晚饭后,都要到博物馆的园子里散步;每当走到这尊辟邪前总要凝视一阵。这是多年来,他养成的一种习惯,他说看着看着便会发觉这尊辟邪是有灵气的,它仿佛在向你微笑,仿佛又在向你诉说着什么。
(图为南朝陵墓石刻--辟邪)
南朝的陵墓石刻最为伟丽恢宏,气韵生动,艺术价值雄居上乘。此辟邪睁目张口,昂首后仰,长须下卷,挺胸垂腰,胁附双翼,尾长曳地,似乎正在嘶啸着腾跃前行。形象雄武灵动,气势恢弘博大,造型夸张,雕工朴实,风格独具王者风范,为国内博物馆中仅有的镇馆之宝。
    如今,它屹立在东吴博物馆的广场上,威武而庄严;让每一位面对它的参观者都会肃然起敬和来自内心的赞叹。苏州是吴文化的发源地,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也许是太湖水的柔性养成了苏州人温文尔雅的性格,对待任何事物总是笃悠悠的。笃悠悠的苏州人对陈凤九的东吴博物馆却表现出了十分的热情和赞美。
    在与陈凤九聊天的过程中,陈凤九也深深地感觉到了苏州人这份特别的关爱。他说,有时他在展览厅,经常会遇到一些老先生;每当他们看到陈凤九时总会流露出赞赏的眼光。我对他说,前几天我在与几位苏州收藏界的老先生一起喝茶时,还讲到陈馆长你的热情和厚道;几年前,他们在新华书店看到你编著的几本书,根据书上的地址特地从苏州赶到丹阳寻找你的丹阳铜镜青瓷博物馆;你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请他们吃了午饭。陈凤九不好意思地说,来的人多了,他都不记得了。为此,他特地关照我,有机会再一起请他们来馆里吃顿便饭。
    他总是那么谦和,那么大度。我说,我对他的认识,是在《寻宝:走进丹阳》电视节目里。因为那次鉴宝活动中,一名礼仪小姐打碎了你的一面战国镏金青铜镜。陈凤九笑笑,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告诉我,当时的现场的确有些不寻常,那位礼仪小姐脸吓得煞白,台下有人在起哄要求赔偿,连台上的专家也慌了神。陈凤九一脸漠然。说实在的,能拿到《寻宝》栏目里亮相的,那面青铜镜,其价值是可想而知的。尽管十多年前买它时只花了一千元,但当时的一千元能买几间老房子;可是考虑到《寻宝》能走进丹阳,是丹阳人民的大事。他坦然地说,只要人不死,无大事。这种大将风度立刻博得了大家的一片掌声。
    事实上,我对陈凤九的真正熟悉,是在去年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和东吴博物馆举办的中国青瓷学术研讨会上。作为主办方之一,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几天。后来,我也带了苏州市人大的几位老领导到东吴博物馆参观。我问他,那次参观我只感到他好象有心事?是否博物馆藏品鉴定定级的事?他没有直接回答我。他说,前阶段,在苏州文物部门的亲切关怀下,由中国古陶瓷学会王莉英会长带队的专家组,经过多天认真仔细的鉴定;《青瓷斋》、《集古堂》二个展厅里的几百件文物,专家组拿出了定级指导意见,一级文物达31 件,其中六件为一级甲。
    这是天大的喜讯呀!众所周知,我们国家对文物定级有严格的手续,必须由五位以上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一致认定才可定级,鉴定的对象必须是国有博物馆。苏州东吴博物馆首批的鉴定就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成绩。
    尽管目前东吴博物馆对外的宣传口径,是“公办民助”,实际上,它就是一个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也就是一个国有博物馆。通过这次鉴定,陈凤九百感交集。他说,他象一位辛勤的园丁,终于看到了这些自己悉心呵护的藏品,找到了一个圆满的归宿,能不高兴嘛!
    说实在的,当今社会要成为一名收藏家是很容易的;尤其是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只需要找到几个人品可以的行内高手,经过他们的指点参谋;只需要花足够的钱,便能成为一名大名鼎鼎的收藏家。但像陈凤九这样一位对中国历史文物怀着深厚情怀的收藏鉴赏家却是风毛麟角,他不以营利为目的,把自己毕生的收藏都奉献给了社会,是中国收藏界第一人。
    有媒体报道,收藏界有“北有马未都,南有陈凤九”的说法。我认为陈凤九就是陈凤九,他是苏州的陈凤九,也是中国的陈凤九,他把自己收藏的文物都捐给了苏州。历史上苏州的潘达于捐献给国家大克鼎和大盂鼎,她是陈凤九学习的榜样;苏州人不喜欢张扬,但并不代表苏州没有值得张扬的艺术品;看如今的收藏拍卖市场,只要是苏州过云楼出来的艺术品,哪一件不是上亿元的。与陈凤九聊天时,我对他说,有许多东西还是让历史去讲吧。一百多年前的顾文彬,肯定不会想到他过云楼收藏的东西,如今会引领中国的艺术品市场。
    我相信,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后,陈凤九就是当年的潘达于,东吴博物馆就是当年的过云楼。因为他不仅仅是苏州的收藏家,也是中国的收藏家;他的眼力、魄力、毅力不愧为当代中国的收藏鉴赏大家。
   [1]  
 
 
 
苏州东吴博物馆 版权所有 ©2019  苏ICP备10024122号  网站访问量:
地址:苏州市浒墅关经济开发区鸿禧路20号  邮编:215151   电话:86 512 66167300   制作维护:大志商务